1. <track id="6yh44"><div id="6yh44"><td id="6yh44"></td></div></track>

    <track id="6yh44"></track>

    <nobr id="6yh44"></nobr>
    <track id="6yh44"></track>

  2. <bdo id="6yh44"></bdo>
  3. 品牌故事

    企業歷程

    迅捷資質

    企業管理

    電梯

    變頻器

    線路板

    其它

    公司動態

    行業動態

    案例中心

    營銷區域

    人才中心

    聯系方式

    在線留言

    在線客服

    一個電梯維保工的酸甜苦辣

    2018/10/13

    7月29日中午11時,上海的氣溫已經飆升到37攝氏度。46歲的電梯維保工楊勇群在接到報修電話半小時后趕到周浦的一個住宅小區,顧不上聽保安指揮找個陰涼地停車,直接將車停在一塊空地上,連聲對保安說:“41號樓修電梯!”說完他拿了塊破毛巾擦了擦黑黝黝的臉,帶上徒弟小周嗖地一下就鉆進了樓。

    國家有規定,一旦電梯故障轎廂里關了人,維修人員必須在半小時內趕到清障放人。11:17分,41號樓的電梯在7樓修好了,一位中年婦女和一位老伯伯從里面走出來,他們剛剛是買菜回來被關在電梯里的,所幸人沒有受傷??吹诫娞菥S保工楊勇群,老伯伯滿臉怒氣,指責他和徒弟兩人,用上海話說他們保養電梯是裝樣子,總是出問題;中年婦女也是隨聲附和,加上周圍鄰居,一片熙攘。在物業和保安的勸說下,眾人才算給維保工楊勇群師徒讓出了通道。

    入行30年,月保養25臺電梯,24小時待命

    像這樣被百姓罵著出門的經歷,在楊勇群30年的工作生涯中是近5年才出現的。他說很多小區因為業委會與物業之間的矛盾,都將電梯故障的火發在他們這些維保工身上,因為公司有規定不能與客戶爭吵,他們只能忍。

    國家《特種設備安全監察條例》規定,電梯應當至少每15日進行一次清潔、潤滑、調整和檢查,上海市電梯維保內容根據規定多達90項。楊勇群告訴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電梯維保是特殊行業,需要他24小時待命,根本不分白天黑夜,一個電話隨叫隨到。目前他所在的公司電梯保養合同分為季度、半年、全年幾種,這90項內容里面有31項是每次必做,做足一次需要2-3個小時。舉例說:電梯機房的檢查保養就是每次必做,而潤滑油則是一年一次檢查。

    據楊勇群介紹,一臺十層樓的電梯,按規定維保需近3小時。但是現在很少有人能按照指定的31項進行維保。他直言,當下很多電梯維保的雜牌公司往往只是敷衍了事,每個工人平均負責五六十臺電梯,除去趕路時間,到了現場最多只能擦擦灰、加加油。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問他所在公司的名稱,老楊笑了笑,說:“這就不提了吧,我想多說點?!?/span>

    收入4500元,月薪過萬至少要奮斗15年

    楊勇群的家在上海南匯,1985年,16歲的他初中畢業,進入上海匯達電梯廠。從學徒工開始做起,一轉眼30年過去了。2000年楊勇群帶了第一個徒弟,從此他喜歡別人喊他“楊師傅”?,F在他每月平均工資除去保險拿到手4500元,愛人月收入2000元,他們有一個22歲的女兒。楊勇群告訴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今天這個高溫日,女兒也正在找工作,顧不上給女兒打電話也不敢問,不知道今晚回家后有沒有好消息。

    回憶起30年前的電梯廠,楊勇群特別有感情。他記得當學徒時自己的師傅有多嚴厲,也能想起第一次獨立安裝完一臺電梯后有多自豪?!拔沂菑S里最快考到上崗證的人,只用了不到3個月。別人都羨慕我,夸我聰明,可誰知道背后我有多吃苦?!睏钣氯旱恼Z氣明顯是還有話說,“十年前,我覺得日子好的不得了,安裝保養電梯是人家求著我們師傅,好煙好酒遞過來,我們干活覺得開心,收入一直在3000元以上。后來慢慢地,日子開始變了,變得動不動就投訴,維保的價格越來越低,活越干越多,顧客要求越來越高?!?/span>

    楊勇群所說的,就是現在電梯行業的普遍現象。

    據上海市電梯行業協會辦公室主任秦炯介紹,上海目前有20萬臺電梯,電梯的維保單位在300家左右。如果按照3個梯隊來劃分,第一梯隊是整機廠家針對自家品牌,自己擁有售后維保團隊,這樣的企業有十到二十家左右,維保電梯7-8萬臺,占市場比重三分之一;第二梯隊是大型社會上有資質的維保企業三十家左右,維保電梯也是7-8萬臺,同樣消化了市場的三分之一;而剩下的5-6萬臺電梯,則被250家中小維保企業瓜分,這就是第三梯隊。在目前維保企業準入機制不健全的情況下,魚目混珠的現象越來越多。

    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問老楊,他所在的公司屬于第幾梯隊,他想了想說:“我們公司多數業務在上海的郊縣,應該算第二梯隊,因為我們一直比較正規,至少我很正規?!?/span>

    在我國,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電梯維保工的工資維持在4000-5000元/月左右,少數資深的維保人員工資在萬元左右。楊勇群說:“那些萬元以上的維保工優勢是懂電腦還掌握了高精尖的技術,但即使再年輕也得在這個行業摸爬滾打奮斗15年以上?!?/span>

    到處“壓低價格”,常碰“索要小費”

    維保行當有句老話:保養需要老實人,維修需要聰明人。

    國家規定每臺電梯每15天需保養一次,這些“擦擦灰、抹抹油”的工作,需要保養人員敬業、有責任心。相對的,電梯維修狀況多變,需要維修人員會隨機應變。

    近年來,隨著房地產開發熱潮,住宅電梯的大量產生,一些維保企業通過壓低報價來搶占市場,但是也造成服務跟不上的惡性循環。

    楊勇群說:“這十幾年,我受過不少苦,記得有一次一家物業第一次叫我上門保養,我賣力干想爭取簽個季度合同,還免費送了對方兩次,物業經理挺滿意我的活,但是又覺得每月350元的維保費貴,我降到300元,準備簽合同的時候被一家野雞公司的山寨維保員搶走了,一打聽他報的價格只有每月150元,這個價格簡直離譜,誰都知道行業內壓低價格只能以修代保,用配件掙錢,可物業還是把我甩了,正規的合同我揣在身上,物業經理連門都不給我開!”

    “還有干我們這行,太容易被一些物業經理敲竹杠,說白了就是回扣小費,行情普遍是2%-5%,我的價格已經很低了,再給小費,我還能剩下什么?”

    看著老楊落寞的眼神,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問他就沒有什么高興的事記住的,老楊脖子一扭,說:“當然有,我有好多客戶已經跟了我20年了,要不是女兒不愿意,有的差點當親家?!?/span>

    經我手維保的電梯,不許死一個人

    當談起7月26日發生在湖北荊州的電梯事故時,老楊的聲調又高起來,他說:“怎么能不激動,好好一個媽媽就沒了,孩子多可憐。我看了七八遍視頻,不明白蓋板為什么沒有固定,這是最基礎的常識。不瞞你說,我年輕剛獨立攬活時,有天和我一起學徒的師哥在我們電梯廠對面的大樓里做電梯維保,被關在轎廂里,突然電梯上沖頂又急墜下落,他死在了轎廂里。我當時跑到現場看,那畫面一輩子都忘不了。我跟自己說,只要是經我手維保的電梯,不許死一個人。這么多年,我做到了?!?/span>

    當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問起,是否一輩子干維保工,老楊說:“我是不會動了,眼下收入雖低,但已經這樣了。這15年,我帶出的徒弟最長在這個行業待不過3年,最短的幾個月。這兩年大量農民工進城,零基礎的跑來干維保,連三個月都堅持不了,考不上上崗證,我是不會讓他們獨立出門的,即使是學了一年以上的徒弟,也只會處理簡單問題。電梯是個垂直的交通工具,用心人能把它保養得跟自家汽車一樣,老百姓只要在上下時有安全意識,一切就很平常?!?/span>

    采訪在38度的天結束,老楊又接到電話繼續趕他下一個活,記者問他有高溫補貼嗎,他遲疑了一會說:“有吧……”

    返回列表

    上一條:沒有上一條了

    下一條:家用電梯日常維護保養基本要求

    遼ICP備18014608號-1 COPYRIGHT ©2018 沈陽市迅捷電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技術支持:優諾科技      遼公網安備21010602000675號
    TOP